廉政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廉政文化 » 正文
感怀时势 俭成奢败——李商隐《咏史》赏析
发表时间:2019-08-02 08:46:49       信息类型:廉政文化

《咏史》是唐代诗人李商隐创作的一首七言律诗。全诗如下:

历览前贤国与家,成由勤俭破由奢。

何须琥珀方为枕,岂得真珠始是车。

运去不逢青海马,力穷难拔蜀山蛇。

几人曾预南熏曲,终古苍梧哭翠华。

这首诗作于唐开成五年(840年)正月唐文宗去世之后。据新、旧《唐书·文宗纪》及《通鉴》卷二四三载:唐文宗深知穆宗、敬宗两朝之弊,即位后励精图治,去奢从俭。曾两次谋诛宦官,均遭到失败而“受制于家奴”,最终郁悒而终。期望有成而“运去”“力穷”,勤俭求治亦无力回天,作者既伤悼文宗,又深虑唐王朝命势将颓,于是悲凉而哭,流露出无望的感伤情怀。

诗的首联回顾以往的朝代,勤俭能使国家昌盛而奢侈腐败会使国家灭亡,提出了一切政权成败的关键。而此联成为了后人传诵的名句名言,说明了俭成奢败的道理。

颔联是对这一结论的具体印证。这种议论,有道理但并不全面,因为勤俭只是治国成功的一条重要经验,但不是唯一的经验;奢侈是使国家破败的一个重要原因,但也不是唯一的原因。一个王朝的兴衰,自有其更复杂、更本质的原因所在。这中间的道理,或者说最本质的原因,当然是诗人所无法理解的,所以,他只好以宿命论的观点来解释这一反常现象,归之于运命。

颈联推进一步,但也可以说是转折,认为比勤俭更为重要的,其实是国运和国力,一旦运去,就是虞舜那样的贤君也无回天之力,而只能遗恨终生。这才是这首诗的主旨。诗人虽然说不清“运”究竟是什么,但他确实感到仅靠勤俭,不足以挽救一个时代的衰颓之势,而且在他看来,唐朝的国运似乎已去,难以挽回了。这种认识不免模糊含混,却是敏感的、深刻的。

尾联承上而下,由理而情,由情造境,进而转换为纯然的抒怀了,表达了对文宗的哀悼。这里,所表现的诗人对于文宗治国的悲剧,不是讥讽、挖苦,而是感慨、叹息,诗人抒发的正是对国家命运关注的深情。奢侈是使国家破败的一个重要原因,但也不是唯一的原因,一个王朝的兴衰,有其更复杂、更本质的原因所在。

俭成奢败本是历代兴衰的常规。唐文宗在位期间,作风勤俭,政治上也多次作过重振朝纲的努力,但最终在“受制于家奴”的哀叹声中死去。面对这种无法解释的反常现象,诗人已隐约感觉到“运去”“力穷”,唐王朝崩颓之势已成,即使出现一两位明君贤臣,也难以挽回了。唐文宗在位时,李商隐对于他的闇弱,颇多讥评;而于其身后,则又加以哀惋。无论讥评还是哀惋,均出自对国家命运的深切关注。

正由于这种深切的关注,国运难以逆挽的崩颓之势,成为诗人心头难以解脱的宿命般的悲凉。如果说李商隐感伤诗风的发展成熟,就个体来说是性格、遭遇使然;那么就时代因素来说,实是对衰飒大环境的呼吸领会。“运逢末世”,就是促成李商隐感伤诗风的内外两层背景,身世之感与末世情怀交相促发激荡,将诗人内心的感伤越酿越浓。 (姜启)

0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中共茂名市纪律检查委员会、茂名市监察委员会   
地址:茂名市油城五路28号大院7号楼802室    技术支持:广东长盈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1024 X 768以上分辨率,IE7.0以上版本浏览本站  网站备案号:粤ICP备05085994号-1 网站标识码:4409000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