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警示 当前位置:首页 » 以案警示 » 正文
“经济蛀虫”落网记①“红通人员”梁泽宁:“在外面连死的念头都有,回来反而安心”
发表时间:2020-04-14 09:17:34       信息类型:以案警示

国际追逃:“经济蛀虫”落网记①

以“旧村改造”为饵,卷走14家开发商超5亿元,

“红通人员”梁泽宁:

“在外面连死的念头都有,回来反而安心”

来源:南方日报     日期:2020-04-13 

梁泽宁。南方日报记者 张梓望 摄

编者按

日前,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作出部署,启动“天网2020”行动。“不管腐败分子逃到哪里,都要缉拿归案、绳之以法。”2019年,在中央追逃办和广东省委坚强领导下,我省深入推进“天网2019”行动,扎实开展重点个案攻坚,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工作交出优异答卷。

近期,本报记者独家采访了我省近期归案的外逃职务犯罪嫌疑人于善福、梁泽宁、黎健雄及相关经办人员,以解剖麻雀方式,揭秘外逃人员逃亡艰辛、展示我省追逃追赃幕后故事。今起,本报推出《国际追逃:“经济蛀虫”落网记》,敬请垂注。

基层“微腐败”,祸害却无穷。当深圳一村集体企业原董事长梁泽宁为还赌资向开发商骗得首笔诚意金时,他或许也想不到自己10年不到竟贪了5个多亿。

梁泽宁是深圳罗湖区田心村村民,1996—2015年任该村田心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2006年起,梁泽宁借该村“旧村改造”名头,将同一项目分别与14家地产开发商签订合作开发协议书、意向书,骗取诚意金、订金、进度款等累计5.64亿元,最多一家被他骗了2.25亿!他还非法转移公款1100余万元。

这么多钱,怎么花?该案经办民警透露,梁泽宁将钱通过“地下钱庄”转到海外后主要用于赌博,“最多一次,他在赌场待了10多天,输了上亿元。”

2015年9月,听闻风声的梁泽宁逃往东南亚某国,此后被国际刑警组织发布红色通缉令。2019年4月22日,梁泽宁被当地执法部门遣返回中国。

“我回来赎罪的。我在外面连死的念头都有了,现在回来反而安心……”在看守所接受南方日报记者独家采访时,梁泽宁3次长叹,悔恨不已。

1 同个项目许诺给14家开发商

骗取诚意金订金等5.64亿元

按梁泽宁自己的话说,在担任该公司董事长前10年里,他自己“干得还是不错的”。但后来,随着声望日积月累,信任代替了监督,梁泽宁手中的权力越来越大,各色人等纷纷向其投来各种诱惑,“自己有点控制不住自己”。

最开始,梁泽宁跟着老板出入各种高档酒楼会所,吃喝玩乐。到后来,赌博成为其最大乐趣,而且越赌越大,越输越多,最疯狂时欠下4千多万元赌债。

没钱还怎么办?梁泽宁将目光瞄准了村里的“旧村改造”项目。该案经办民警、深圳市公安局罗湖分局经侦大队游警官说,田心村是当时深圳笋岗—清水河片区大改造核心地段,不少开发商盯上了这块“香饽饽”,纷纷找上了梁泽宁。

“个个都想做,个个来找你。我说你想做就打点诚意金。后来个个就打一点,两三千,三五千的打过来……缺钱的时候,又用同一个理由让他们再打个两三千过来。”梁泽宁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他口中的“千”,实际上是“千万元”。

梁泽宁也承认,自己当时染上了严重的赌瘾,骗来的钱主要在赌场里“打转”。

输越多,越想“回本”,赌意愈盛;借越多,“窟窿”越大,贪念愈重。

该案经办民警、深圳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局情报大队大队长李警官说,为了还债和继续豪赌,梁泽宁最终搞起了类似“一房多卖”的名堂:2006年起,其利用“旧村改造”项目,同时与14家开发商签订合作开发协议书、意向书,骗取上述公司诚意金、订金、进度款、借款等,共计人民币5.64亿元。此外,梁泽宁还指令财务人员潘某军将公司公款1100余万元转入自己所控制的账户。

从初次犯案到畏罪潜逃,中间长达9年,为何一再有开发商上当?难道没人起疑心?

“梁泽宁在公司权力很大,加上项目确实真实存在,很多人就放松了警惕。”游警官解释,如果有开发商质疑,梁泽宁就会以需要审批、过会等理由搪塞。“如果有小公司追钱,我就用从其他公司骗来的钱去顶……”梁泽宁称。

2015年9月,听闻自己可能“要出事”,梁泽宁迅速潜逃海外、销声匿迹。2016年3月,国际刑警组织对其发出红色通缉令。

2 害怕被抓 4年多不敢用手机

不和任何人联系 包括亲属

梁泽宁自称,外逃并没有提前准备,当天下午出逃时仅“从车里拿了一张港澳通行证和一本护照就走了”。实际上,他和家属早在2012年1月,便以投资移民方式取得了外国永久居留权,可谓早已“布局”。

然而,逃亡的日子并没有他想象的那般美好。

梁泽宁说,最开始他跟家人住,但后来家人因其贪污的事闹矛盾,加上“不想拖累家人”,便搬了出来。“先是住酒店,然后去外面租了个房子……每天没事干,到处去街上、公园走,很无聊。”他直言,当地公园几乎被他走了个遍。

生活除了无聊,更多是恐惧。梁泽宁坦言,当时为了隐匿行踪,他4年多没用手机,也不和任何人联系。每天晚上睡不着觉,怕警察上门把他带走。

每年春节,是梁泽宁最孤独的时候。“世界很现实的,我在位的时候,天天很多人找我吃饭。现在出事了,谁理你?”说到这,梁泽宁摇了摇头,接着说:“每年年三十,人家个个吃团圆饭,我只能一个人跑到餐厅吃饺子,吃一碗饺子就回去宿舍。这样懵懵地过了几年……”

每天提心吊胆,加上饮食失衡、睡眠不足,梁泽宁的身体每况愈下。外逃期间,他还得了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每天都是煎熬,但又不敢回来。我连死的念头都有了,真的。但你死了没用啊,好多事情还是要面对的。”

消瘦的不仅仅是梁泽宁,他外逃这些年,很多办案人员也是忙白了头。

“这个案件是我们追逃工作开展以来遇到最难的一个。”李警官直言,梁泽宁案主要有三大难点:一是追逃难,国际司法执法合作程序复杂;二是资金查控难,案发前其就通过“地下钱庄”将资金转移到境外;三是调查取证难,该案案情复杂,加上时间跨度长、涉案人数多、涉案金额高,查证难度极高。

在中央追逃办等有关部门及省追逃办、深圳市纪委监委的大力支持下,深圳警方很早便成立了专案组对该案进行全面起底。然而,专案组调查发现,梁泽宁父母双亡,家属也全都在海外,通过亲情劝返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难道他没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3 采访最后几分钟3次长叹

称对不起公司和同事

案情的转机来自一张不起眼的“纸”。

“后来我们搜查梁泽宁办公室,在他抽屉里发现一张纸,打开发现他是通过某公司办理移民的。”游警官说,经咨询,当年该国投资移民需750万元人民币。“经过一段时间集中攻坚,我们整体判断,根据梁泽宁当时合法收入,他不可能有那么大笔巨额财产,所以我们预判这个钱可能是赃款。”李警官说。

后来,专案组了解到,根据该国法律,外国人在该国申请移民时若对申请材料造假,即使取得永久居留权,也将受到处罚并于刑罚执行完毕后遣返回原国籍国。专案组以此为突破点,最终查明了梁泽宁赃款去向、在该国洗钱犯罪事实及其申请移民时提供了虚假资料。

“我们把所有资料整理成册之后提交给了外方。因为我们的资料全面、充分、细致、扎实,得到了他们的认可,也打消了他们顾虑。最终,该国取消了梁泽宁永久居留权,并将其逮捕并遣返回中国。”李警官说。

“回国是一种解脱。”虽然如今人在看守所,但梁泽宁直言他现在反而轻松了,“在那边每天都怕,出去外面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盯上你。现在回来了,该惩罚的、该提审的,都按程序走,人就安定了,没有那种恐惧感。”

采访最后,谈及回国后得知当年跟他共事的财务被判了刑,罗湖区多个股份公司董事长也“出事”了,梁泽宁2次长叹。“党培养你20多年,你搞得现在这样,为什么?唉……”想到自己辜负了组织的信任,他再次重重叹息。

“按现在中国的情况来讲,在国外没得躲的。迟早要回来的,只不过是今天还是明天的事。”梁泽宁最后说道。

0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中共茂名市纪律检查委员会、茂名市监察委员会   
地址:茂名市茂南区迎宾四路163号 市纪委监委办公大院    技术支持:广东长盈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1024 X 768以上分辨率,IE7.0以上版本浏览本站  网站备案号:粤ICP备05085994号-1 网站标识码:4409000030